女流氓的成长经历[暴笑]
自从自己决定转变风格*^,立志做个女流氓*,说话开始骂粗。
  
  矫情点的语气也要适当写点,但是只写干净的东西,且神圣不可轻犯&,属于私有感情财产部分^。
  
  涉及到每天的吃喝拉撒或者发表W观点^,一定要发扬女流氓风格到底&。
  
  我打小就是个女流氓&。不折不扣&*^。
  
  我发现我有把自己的BLOG写成黄色网站的危险。写吧^^,没有什么滴~
  下一篇还打算写一篇《脏话考》。吼吼^。
  
  是不是最近有些内分泌失调&?
  
  那是很小,还是扎小蝴蝶花的时候*^^。我没有JJMM*,我只有堂GGDD,造就了我过早接触异性*,长大没有太特别的幻想。
  
  我那些GG也真是不害羞*,从小就不把我当外人&。老是一条内裤在我面前跑来跑去,或者干脆不穿*^,那东西就甩来甩去,就以为我这颗纯洁的小心灵看不见他们那个东西*^。
  
  有一次,我们坐在一起打牌&,我眼睛由于老盯着我DG的DD^,老不出牌(换一首歌先,根本听不下去那个白痴法国人的嚼舌)*&,我DG终于看出端倪**,一把抓过一床毛巾被盖住他那家伙,说&,看什么看,羡慕吧*。我鄙夷地说^^,DG^,你的DD从旁边出来了~
  
  那时^&,社会主义初级阶段^,大家多共用厕所*,我最感兴趣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受伤^,搞得厕所都是带血的纸^^。
  
  我问我妈,我妈说*,大人每天干活很累的^,很辛苦的很辛苦的*,不仅累&,不小心还要流血&,流血流汗就是这样^^。
  
  我妈这样瞎掰*,我还用很崇敬的目光注视着我面前这个社会主义劳动者*。
  
  我说,妈^,你真辛苦^*&,以后我有钱,一定不让你流血流汗*。
  
  现在想想也对*,我可能真的有钱,我妈正好也是更年期了~
  
  我初中就知道我家藏着大量的色情杂志&,我利用课外时间&,平均每本温习10遍以上&&。
  
  我甚至把一些激情的段落抄在本子上^,现在还有几段能大概背出来*。
  
  不过,那时还是社会主义改革初期&,那些激情描写现在看来都是正常描写*。比如一段:陈浩象群山一样绵延起伏**,贪婪地吮吸着梦娜的每一寸肌肤*,梦娜感到自己最神圣最隐私的地方在紧张,她希望陈浩能感受~~~还有一段:那个老板象个巨型坦克朝梦娜压下来,梦娜整个人像被针狠狠刺*&,嘶声叫了一声。老板下来*,说了一句:原装货真TMD爽~~
  
  这本书我自少是13年前看地,能想得起这些细节,这是自己佩服自己&&。记忆力真好^&。
  
  后来^,我家人一发不可收拾*,不仅有书*^,还藏有碟^^。我在家里买了影碟机第一个晚上就看了一部美国的&。我紧张的要死^^,生怕那些波霸女人的淫声浪语惊醒我可爱的父亲母亲&^。那些女人的胸一看就很恶心^,和篮球一样大^,内个男人还很陶醉,可惜好像不是很行**,三下五除二就完事了,那个女的非常不爽**,把全身仅有的物品—高跟皮鞋一脚踢在内男人DD上,内男人顿时痛苦万分~大叫欧~~
  
  可怜的家伙&,谁叫你不行呢&&,不知道是演员即兴表演还是导演意图*^。
  但是我非常不满日本人的某些片子*^,内些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导演家的亲戚朋友&,我一直怀疑是走后门才得到的角色^,或者是经费不够&,内些人的DD直接会让全世界的妇女鄙视日本男人&,唉&,这些A片发行商在考虑既然是全球发行的情况下,不说找个大牌A片明星^^,也至少找个正常的点嘛**,简直勃起和非勃起没什么区别。我想起后来听到的一个笑话*^?^*;八?&,一次**,一个美国男人去一家西班牙餐厅^^*,但是不会说西班牙语,便指指自己的DD*&^,服务生立即明白了^,给他端了两个鸭蛋一根香肠^&,后来^&,一个非洲人也去了那家餐厅^&,也是指指自己的DD*^*,服务生给他端了两个鹅蛋一根火腿肠*&,等到日本人去的时候**,也照葫芦画瓢**&,服务生给他两个胡豆和一根牙签??!
  
  日本人好像从来都是黄色笑话的弱势群体&*。
  
  不过老实说*,我那是没有发现一个很重要的事&,就是我身体没有任何反映。我的XX同学曾经给我描述她的第一次看A片的感受,我很关注的问**,有什么反应没**,她红了一下脸*&&,说湿了~^&&。切,还会红脸&?^! 后来^,我理科实在学不下去了去读了文科^,我认识一个叫绰号叫王八的男生,我能和他了得最开心的就是A片感受*,他很鄙视我,他说我是有数量^,没质量&&。然后在第二天也黑风高的晚自习课上借了两张号称顶级A片盛典^,脏兮兮的碟给我*&,最后敲砸了我一个星期的早餐。
  
  为了看上最顶级的**&,我忍。
  
  那两碟真是脏得可以,我放进机子&,就听见卡卡卡的声音&,屏幕上出现的女人MM和XX嘶裂的利害&,根本看不了^^。我骂了一句:我日你妈^。就很郁闷上床睡觉去了。
  
  第二天&^,那王八还真好意思站在学校门口等我*,一脸傻笑,我甚至怀疑他昨天就没吃饭。
  
  我说,这可不成,那张碟根本看不了
  
  他说*,你想耍赖么*?
  
  我说,我耍赖*,你就去买两斤包子撑死我。
  
  我很生气,把那两张烂碟摔在他脚上^,上课去了&。
  
  那天晚上,他把我叫到教室门口&*,悄悄给我说,这次^,保证效果一流***。我可不是吹的*。接着再趁火打劫&,在原来条件上加了一笼包子。
  那张肯定是他演习太多遍了。
  
  接着说^*,你讨厌马吗&^?*?
  
  我说不讨厌。
  
  回家又是欲火焚烧地等到午夜两点**,我终于听到我老爸的呼噜声*。
  
  这次王八还真没水我**,不过第一次看这么另类的,心脏有点遭不住*^。
  原来女人和马也可以干的这么畅快^,我真是惊叹马的能力居然这么强悍^,后来&,我一个小色友一开始性郁闷*,就嗲声嗲气说&,亲爱的^*^,明天送我一匹马好么^^*?
  
  这是后话了&^。
  
  怪不得中国人这么喜欢马&,真是强悍的生命力。
  
  后来^,我又用帮他和班上最好看的女孩搭线做诱饵,又看了和猪^,还有和狗的**,最让我惊叹的还是,男人和鸡的&,是真的鸡,不是所谓的*。那鸡最后下场很惨^,我估计多半死于肛门大流血或肛门肌肉撕裂^。
  
  我觉得能搞到这么多的另类A片的王八&,真是NB极了。
  
  后来我在分析高考失利的原因^,我想和内时和王八走得太近有关^。
上一条笑话

← → 方向键也可以换笑话哦^,发表于:2014-01-01 13:45

上一篇:搞笑问答帖   下一篇:男人裸睡的另类好处
无广告小说网 | shf焦点中国网 | 冷笑话大全 爆笑 | 工口漫画网站 | 十万个冷笑话2百度云 | 爆笑笑话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爬书网 | 医学教育网 | 凤凰新闻网 | 总裁小说 |